在挫敗我們的人身上,體會到開心

關於這個「意義」的尋找,心理學上的概念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發。在我們的成長經驗中,有兩種極端的情感:只要和某些人相處,我們就覺得非常興奮開心,於是提供這種興奮感的人,就符合我們內在的「興奮性形象」;而這種興奮的感覺,便潛移默化成為心智當中「隨心所欲的我」。

但也有某些人,和他們相處的時候,我們會感受到被責難的挫敗,於是提供這種挫敗感的人,就符合我們內在的「挫敗性形象」;而這種挫敗的感覺,也跟著潛移默化成為心智當中「應該要怎麼樣的我」。

你也許已經發現,早年提供我們這兩種極端情感的人,其實往往是同一種人,也就是我們的「父母」-而這世界上可能沒有一對父母,能做到只提供孩子興奮開心、卻完全無挫敗感的成長經驗。所以成年之後,我們進入自己的人際生活圈,情感上想要舒舒服服地尋求「興奪性形象」來體會「隨心所欲」,卻老是偏偏在同一個人身上體會到「你應該怎麼樣做」的「挫敗性形象」。最惱人的地方是,如果一個總是讓我們感受到「興奮開心」而沒有「責難挫敗」,這段關係也就顯得不那麼吸引人了。

想辦法「在挫敗我們的人身上體會到開心」的矛盾,像是一個人們心理上不斷追尋與填滿的空洞。但這不是什麼詭異的人性,而是早年記憶引導著我們超越過去的歡樂與痛苦,將這兩種極端性的情感整合到同一個人身上,藉此我們學習到:接受所愛的人也有其可恨之處,並在所恨的人身上到可以關愛的地方。

最終我們學會,接納同時存在可愛與可恨之處。

而那些讓我們感到挫敗、卻又被我們喜歡著人,正是幫助我們練習在挫折時、也能愛自己的人。

 

取自許皓宜《人生不能沒有伴,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》

2011771072781-01

 

 

 

 

  • Facebook
  • Twitter
  • Add to favorites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心聞.心文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